瓶子里的梦少年(3)


收了手

舒幻这才开口说顾清唯外婆的事
从温柔扭捏的树影说到幽喷喷鼻的桂花树
从四四方方的小铁盒说到顾婆婆家温暖的灯光
不间断也不迟疑

舒幻和婆婆一起坐在矮小的方凳上
老旧的黑白电视在咿咿呀呀地唱着昆剧
婆婆絮絮叨叨和舒幻说了很多
“我家清唯呀打小就最喜欢我种的桂花树
小时候经常缠着我要树上的桂花
不给就是哭呀闹
那时候清唯呀
才这么高
还不到我的肩膀····”

舒潇云定定地望着眼前目今的少年
收敛了温润的笑意
棱角分明的古铜色脸颊带了些飘渺的哀伤
远远的说了句
小幻

那一天下了暴雨
来势汹汹玻璃窗上的水珠一滴一滴下坠
深灰色的天空朦朦胧胧像是隔了一层雾顾清唯开始有些担心舒幻
他出去了整整两个小时还没有回来

舒幻不绝藏着的手少焉之间收紧
嘴角漫开不行名状的弧度
抬起头
逆着光
声音低沉却武断
“你怎么配做我的母亲?”

自己的房间还在亮灯
舒缓一怔
背上挎包三步并作两步上楼推开房门乱糟糟的房间被摒挡的干净划一屋里坐着一位中年男人
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
肩上依着的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少妇
俨然是一副恩爱的样子相貌

舒幻找不到地方可以去
犹豫了良久才拨通顾清唯家里的电话电话里一片嘈杂
持续赓续玻璃被打碎的清脆声响
男人醉酒骂骂咧咧的声音
女人尖利的嗓音
以及顾清唯冒死压抑却忍不住发出的呻吟舒幻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挂断
没多久顾清唯打了回来
她的声音带了哽咽
“舒幻
来我家”

月色恰好
清凉的晚风吹动了窗帘缭乱了发丝
空气中溢散着淡淡的桂花喷喷鼻舒幻悄然默默说道:

婆婆从柜里最底层取出一个包裹得很细心的纸盒
舒幻小心翼翼拆开一层层塑料袋
方形的铁盒幽静地躺在最里层
淡淡的桂花喷喷鼻

舒幻伏在桌子上第一次睡不着
桌前高高堆起的讲义资料挡住了树丛间穿插而来的阳光
放任他躲在阴影里
与世隔绝舒幻想起上次顾清唯提到外婆家的桂花树
他还记得那时的顾清唯眼眶泛红
差点落泪
倔强地扭过火小心翼翼调度好呼吸
像犯错的小孩不敢对视他的双眼她一定是很喜欢那颗桂花树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zixx.com/axk/5.html